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全文收录期刊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全文收录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统计源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CSSCI(2019-2020)扩展版来源期刊
 第六届华东地区优秀期刊
文章检索
  • 特稿
  • 文章编号:1009-6000(2004)04-0011-09
  •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C
  • 作者简介:刘会远(1948-),深圳大学区域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地理学会理事。
  • 也谈“造城运动”(二)
  • My Viewpoint on Construction of Cities’Ⅱ
  • 浏览量:
  • 刘会远
  • LIU Hui-yuan
  • 关键词:
  • 4、从“技术集合”和“工艺圈”的角度统一规划区域的工业旅游   前文“3”我们论述了(为应对所谓“新造城运动”)需把有代表性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工业旅游活动的开展纳入到冯骥才先生所热衷的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中去。   我们是人,人是一种“生产其生存资料,并由此生产自身的生物” [1]在掌握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的同时,人把外在物变成为他的活动的器官,“他把这种器官加到他身体的器官上,不顾圣经的训诫,延长了他的自然的肢体”。这种延长了的“肢体”和控制其的技术是人类走出自然动物界的标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劳动资料是劳动者置于自己和劳动对象之间、用来把自己的活动传导到劳动对象上去的物或物的综合体。”这些外在物或物的综合体“被人们利用其机械的、物理的和化学的属性”(应该还有生物的属性等等)“当作发挥力量的手段,依照自己的目的作用于其它的物”[2]。这些体现着人类生产其生存资料同时又不断提高自己的“物的综合体”在马克思时代被形象的称作人的延长的肢体,而现在这些物或物的综合体已发展到可以非常庞大复杂,也可以细小到肉眼无法察觉,已难以用“肢体”一词来形容和概括了,但这些“物的综合体”记录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这一点是没有疑义的,这正是我们要保护有代表性的工业遗产,开展工业旅游活动的意义所在。   人类摆脱蒙昧状态进入文明靠的是狩猎的技术、放牧的技术、农耕的技术、工业的技术等等。这些技术包括使用各种设备、工具的“物的综合体”,也包括一些抽象的技术,它们以一种复杂的技术集合体形式存在,技术是一种必须学而知之的文化,而且具有关联性,常常形成一种工艺圈,比如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是离不开传统工业的基础的,而飞机、汽车等传统工业的产品上也在不断添加高新技术的装备。   由于全球化的影响,发达国家的传统产业向劳动力便宜的第三世界新兴工业化国家转移已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我和李蕾蕾博士已连续五期在本刊介绍德国保护有代表性工业遗产的情况[3],德国为什么努力保护他们的有代表性工业遗产呢?实际上这是在保留他们复杂的技术集合体,保留他们的工艺圈,这样就在某种程度上留住了高新技术产业赖以发展的部分根基。   请注意我刚才说的是发达国家的传统产业正向第三世界新兴工业化国家转移,不是所有的第三世界国家都能承接这种转移的,这需要从技术系统的培养、人才制度的建立以及文化上、教育上做好准备。我们中国是具备承接西方传统工业转移的条件的,因为我们不仅有灿烂的古代科学技术传统而且为了实现工业化,我们已经过几代人一个多世纪前仆后继的奋斗!但是奇怪的是我们现在一些头脑发热的领导正在大量拆除工业遗迹,他们以为建设高楼大厦才是现代化、才是他们的政绩。这很荒唐。其实保留一些有代表性的工业遗迹,虽然表面上显得陈旧,但外国投资者也许反而会惊叹:原来这些东西中国也有!当外国投资者明白中国拥有与他们非常接近的技术集合体系,他们会更乐意来中国投资。从这个角度来说新不如旧。如果我们把工业遗迹统统拆光,将会留下永久的遗憾。   另外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花巨资引进了大量成套设备。打破闭关自守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是非常必要的,但中国企业引进技术大部分是由技术提供者一揽子承包的多种技术集合的技术综合体,何翔皓等在《第一动力——当代中国的科技战略问题》一书[4]中指出:“中国的企业缺乏为自己的‘技术综合体’从外部世界吸收新的专业技术单元的能力”企业不能渐进式的让自己的技术产品更新换代,“只好依赖于突发性的一次又一次地引进技术综合体”。细究这种现状形成的原因,大家会例举:国家以事业单位性质养着的科技机构以及国营企业在制度上存在弊端且条块分离、相互脱钩,我国大学教育分科过细又不注意综合且教学科研与实践结合不紧密,这些不利因素目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正逐渐改变。我想如果我们整个教育体系(包括小学、中学(中专)、大学)以及整个社会特别是那些博物馆都能注意保留技术集合体系,注意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综合能力、创新能力……这种局面会从根本上得以扭转,并使中国也成为技术体系输出大国。本刊上期刊登的《德国工业旅游面面观(四)》介绍了煤炭博物馆(措伦煤矿)注重让参观者,特别是让孩子进行体验的情况,我们将在以后的连载中继续介绍德国这方面的经验。   现在到了进行反思的时候了。我们需要一种广义的现代化,需要社会经济、科学文化协调发展、需要常胜不衰的保有复杂的技术集合体系统。布罗代尔指出:“技术确是一部令人赞叹的历史。它和人类的劳动,和人类日常在与天和与己斗争中所取得的很缓慢的进步密不可分。为了做一件工具或造一件武器而磨石、刻木、打铁,或使用猛劲,或和缓而单调地运力,这一切都是技术,历来如此。这不正是一种非常基础的、从本质上讲是保守的、变化缓慢的、由科学(是其迟到的上层建筑)慢慢接应的活动吗?经济上的大规模集中唤来了技术手段的集中和技艺的发展:15世纪的威尼斯兵工厂如此,17世纪的荷兰如此,18世纪的英国亦然……” [5]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也必然会在历史上留下同样的轨迹! 冯骥才先生感叹许多有价值的古建筑在所谓“新造城运动”中被拆掉了,对此我也同样感受到了揪心般的疼痛。但是有什么办法来改变这种趋势呢?我介绍几个案例,虽然主要是保护工业遗迹方面的,但触类旁通,也许能让大家得到启发。 4.1 案例 德国诺因基兴市   本期《德国工业旅游面面观(五)》所介绍的诺因基兴市,他们的市长和市民20多年前也是想把旧工业遗迹一拆了之。但萨尔大学的师生经过艰苦的工作说服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要求保护这一工业遗迹的队伍中来,经过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努力,旧钢铁厂有代表性的高炉、高塔终于得到了保护并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现在人们已懂得:旧高炉拆掉不过只值废钢铁的价钱;但有代表性的高炉、高塔作为人文景观保留下来,能体现这座城市工业文明的技术集成,它所带来的社会效益以及间接的经济效益是无法估量的!萨尔大学师生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4.2 案例 美国洛厄尔市   美国马塞诸塞州洛厄尔(Lowell)市曾经是一个纺织工业中心。现代美国的形象是在工业迅速发展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形成的。洛厄尔纺织工业城的建立,技术革新和城市工人阶级的发展,曾经是美国工业革命的标志。随着纺织业向南部的转移,这个城市衰落了。美国人没有统统把纺织工业设施拆毁,它被开辟为洛厄尔国家历史公园。这个国家历史公园记录着移民和劳工的历史渊源以及工业技术的不断改进。不但一些有代表性的厂房、设备以及代表其文化的雕塑等(见图1-3)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而且与纺织业配套的铁路也仍然留存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图4)。火车站虽已不再使用,却依然是市区的一个标志,并成为人们休闲的场所。火车站旁作为国家历史公园露天展品的几节火车,完好的让你感到随时可以将其开动。(图6) 4.3 案例 柏林 德国交通博物馆   图7是建在柏林的德国交通博物馆。馆址的选择体现了多种交通运输手段的集合,古老的运河旁是宽阔平整的公路,现代的城市高架铁路上轻轨列车在楼群中穿梭。一架飞机从展馆大楼上破楼而出——请不要将这个画面与美国纽约的9.11事件联系在一起,它记录着另一段历史:冷战时期西柏林是被东德包围的“孤岛”,正是靠航空运输支撑了西柏林的成长。(此照片是我站在人行天桥上拍摄的,这个人行天桥仿佛也是交通博物馆的配套展品。) 4.4 案例 西班牙马德里一个由老火车站改造成的火车博物馆 笔者在前文“2”中提到济南市民对老火车站的拆除无不扼腕叹息,并刊出了巴黎由奥塞火车站改造的奥塞博物馆的两幅照片。这里我再介绍一下西班牙马德里市一个由老火车站改造成的火车博物馆(图8)。   因城市发展的需要,火车站迁往郊区了,老车站的一部分被作为城市轨道系统的轻铁的车站继续使用,而主体建筑则成为存放不同历史时期各种机车、各种车厢和各种设备、工具的展厅。   这个建筑本身在某些读者看来也许觉得不如巴黎奥塞火车站甚至也不如济南老火车站漂亮。但只要你走进过去的站台,看到不同历史时期各种动力的机车和各式各样的车厢(图9-11),你一定会感到一种强大的震撼力,你会感受到历史在被这些火车头拉动着前进!             4.5 案例 上海旧火车站失去改造利用机会   前文谈国内反面的例子时提到济南,已有相熟的读者指责我是老太太吃柿子——拣软的捏。为什么不批评上海、北京?   上海的人口负担太重了,土地格外金贵。他们在老火车站旁盖起了新车站后,立刻将老车站交房地产商开发以回笼资金。要算起大帐来,这是不划算的。   听说铁道部可能要在北京郊区筹建一个火车博物馆,火车博物馆不建在著名的老火车站,而找一个新地方,这首先就缺乏历史感,会让博物馆的吸引力大打折扣。北京是全国铁路运输最大的枢纽,目前市区的两个车站都不可能腾出来作博物馆。   其实从全国来通盘考虑,上海老车站是个很好的馆址,上海虽是全国第一大港,是货物运输的水陆联运枢纽,但单纯就陆上客运来说,上海却偏处一隅,压力没有那么大。京沪线又是中国最古老的铁路线之一,中国最初进口的机车、车辆,许多也是从上海登岸的……   若上海老车站建成火车博物馆,还可与新车站共用广场。上海现在的新车站是否漂亮不说,不知为什么已被许多高大的商厦包围了。火车站要考虑疏散人群(特别是战争年代)!火车站又是集中旅客的地方,它需要让旅客远远的就望得见它!商人当然会看重火车站的人流,但政府的规划师不可以舍弃城市规划的科学性而向商人屈服!不应让火车站被商厦淹没!(当然为旅客服务的餐厅、旅馆、商店等还是需要一些的。)   上海市领导将旧火车站开发他用,表面上收回了一笔可观的资金,但在社会效应上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而且永远失去了一次机会!   我希望武汉、郑州等拥有中国最古老铁路的城市的市长们吸取马德里的经验和上海的教训,能为中国人民留下一个像样的火车博物馆。詹天佑时代中国最早的铁路设施还存在吗?(除了詹天佑的塑像,而且塑像也是后来搞的)铁道游击队时代那种车速不太高的,可任由身手矫捷的游击队战士飞上飞下的老爷机车和车厢还有吗?抗美援朝时在美国飞机炸不烂的铁路线上行驶的英雄列车现在还留存着几辆?毛泽东号的牌匾从蒸汽机车换到内燃机车,再换到电力机车上。那些被替换的“毛泽东号”在哪里?这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技术集成”,中国人民有权力知道这一切! 4.6 以多例说明需为体现城市文脉的旧建筑寻找合适的新的功能   冯骥才先生对“按照使用功能简单和强制性的划分,重新安排山河、布局城市”的“可怕的功能主义思维”深恶痛绝。简单和强制性固然不好,但我觉得许多能体现一个城市文脉的有价值的建筑之所以不能引起人们重视并得到保护,恰恰是因为没有保留它们原有的功能或为其找到合适的新功能,从而使市领导和市民增加对这些文化遗产的了解。(至于什么才是“合适的”新功能,将在下文第“5”部分探讨人们的审美需求时进行分析。)   《德国工业旅游面面观》已在本刊连载五期,德国人保护的工业遗迹都尽量为他们找到新的使用功能,例如本刊今年第一期介绍的弗尔克林根炼铁厂在原备料车间举办的9.11事件展览;第二期介绍的关税同盟煤矿的动力机房已成为爱森大学的一部分、以及北威州的设计中心;上一期介绍的措伦煤矿已成为威斯特法伦州工业博物馆(WIM)的总部……相信都已给读者留下了较深印象。本期介绍了诺因基兴市旧钢铁厂的工业遗迹,将其中巨大水塔改造成电影院的创意也一定会让大家感到讶异。但靠近高炉的旧厂房,虽已将内部改造成舞厅使用,但依然保持着与高炉统一的厂房外貌,这样既体现了作为舞厅的新功能,同时还发挥着工业遗产纪念地的功能。就在我们刚才介绍的马德里火车博物馆里,旧的餐车现在依然作为博物馆的“咖啡厅”继续营业(图15),还有一节车厢正在举办一个画家的画展(图14)。而原火车站二楼的一间候车室近期正演出铁路工人剧团排演的戏剧。这些例子都说明新功能与旧功能能够统一。当年马克思把 外在物看成是人延长了的肢体,若这些肢体用不着了(就目前我国干部和群众的认识水平而言)就难逃被“断臂”的厄运。        4.7 以大庆为例浅谈工业旅游资源的整合   对有代表性的旧的工业遗迹要想办法保护利用,活着的工业也应通过开展工业旅游来树立企业形象、与所处社区的市民沟通,并通过展示企业的文化、企业产品的魅力和企业的技术集合系统来培养未来的消费者和高层次的从业人员。(下一期《德国工业旅游面面观》将介绍德国活着的工业开展工业旅游的例子。)   自洋务运动以来,中国有一个多世纪探索走工业化道路的历史。而目前,制造业蓬勃发展的中国已被视为“世界工厂”,中国有发展工业旅游的良好条件。以大庆为例,这是一个特征明显的石油城。出了火车站,就能看到俗称“磕头泵”的抽油机(图16),出了长途汽车站,一拐弯,迎面撞见的也是“磕头泵”。街道旁、大草甸子里到处都能看见“磕头泵”(图17)。最有趣的要数大水泡子中人工岛上的丛式抽油机(图18)。过去王铁人时代,上级曾组织过打直井的比赛。现在技术升级了,要专门打斜井。表面上看“磕头泵”集中在一起,其实地下的斜井通向四面八方。这样,可节约来回搬迁钻井设备和平整新工作面的费用,抽油机集中在一起也便于管理。中国在以注水等方式延长老油田的生产期方面有着世界领先的技术。以王铁人为代表的石油工人的革命精神和专业素质也让全国人民深感钦佩。另外,大庆也有好几个博物馆,工业旅游的资源以及传统旅游的资源若科学的进行整合,可吸引大量旅游者。   目前大庆的铁人博物馆着重政治教育功能,该馆的藏品丰富且珍贵,例如:巨大的苏联贝乌-40型钻机整机作为展品(图20-21),就连宣传大庆精神的“卸车台”(图22)、“地窝子”(图23)等虽然是当时情况下的土法上马,其实也构成了一个复杂的技术集成,(“土办法”也不是没有实践经验的新人能够想出来的。)。           大庆的石油技术博物馆注重技术,展品丰富且高档(图25),但设在规划院院内,藏在深闺人未识。   另外铁人广场的浮雕(图26),石油会战纪念碑等都是很好的工业旅游资源。不知为什么纪念碑建在交通路口中央,给游人造成了潜在危险,建议将此交通转盘再扩大,中间留下一个安全的广场。 大庆地方政府还有一个博物馆,因经费紧张,现租给别人开商场了,空留了一个博物馆的招牌。   大庆应打破行政和企业的界限,将工业旅游活动进行统一规划。除了突出石油工业的技术集成和大庆英模留下的精神财富外,还应把当初忽视环保的恶果及后来进行补救的成绩展示给人们。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那次水灾冲走了一些污染物,也洗涮了盐碱地里的白碱,随着环保力度的加强,大草甸子已恢复了蓬勃生机(图17)。工业旅游完全可以和绿色的生态旅游(例如体验在草原上放鸭子等)结合起来进行。这也是工业文明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同时这又是旅游业专业手段的一种集成。   
期刊浏览
2019 年
2018 年
2017 年
2016 年
2015 年
2014 年
2013 年
2012 年
2011 年
2010 年
2009 年
2008 年
2007 年
2006 年
2005 年
2004 年
2003 年
2002 年
1999 年